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吉安天涯的休闲园地

原创空间 记录真实的故事. 文字交流,愉悦你我,同在网络,共舞心声。

 
 
 

日志

 
 

【 天涯原创】今夜 他不会再来  

2013-08-24 06:55:33|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夜 他不会再来
                                                                                文/吉安天涯
      

 

      一次回乡下老家,碰巧遇上地方一老乡家里有喜事,晚上请了戏班子唱戏。自改革开放后,乡下的露天剧场渐渐少了,其原因是电视已经进入了千家万户,电影在影院放映,实行收费的制度。曾经红遍祖国大江南北,深受群众喜爱的露天剧场已经自动消失了。后来,地方一些干部和财大气粗的个体户家里有喜事时就请上有点名气的戏班子。
       那次遇到的是有钱人家娶媳妇,在自己家门口空旷地搭了个戏台。请来的戏班子是外地来的,这个戏班子在农闲时常在我们乡各村巡回,一台戏除了邀请方给的酬劳外,在戏里如果有公子上榜,或遇上小姐逃难的,还会派专人端着盘子另绕戏台讨要一圈。
       我晚上和些熟人一起前往看戏,很多人都自带板凳早早坐在那里等候。我没带凳子,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等候戏的开台。在观众的周围,有不少卖东西的小贩。这让我想起以前的露天剧场,也是这个情景。不同的是,现在小贩卖的品种更多。
       今夜的戏还没开台,而我脑海里就已经上演了自己的曾经。当初,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姑娘,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我就会去看电影。那个时候的电影是全乡轮流放,经常是老片子重复放,偶尔才有新片上演。年轻人精力旺盛,不管路有多远,每天熟悉的和不熟悉的都会结伴同往。
       每次我到达电影放映地,无论我站在什么地方,他都会出现在我面前,我们是一个村庄的,情商很低的我,在十几岁时,不懂什么叫爱情,只是觉得相互喜欢。那个时候,婚姻都是由媒人介绍,没有几个人敢私定终身。我们暗恋着,谁也没有主动提出要交往的话来,更没有那个胆量设想今后永远在一起生活。他家境不错,身上不缺零花钱,每次在看电影途中,我都会收到他悄悄塞给我的零食,有时,旁边有闺蜜,我不敢声张,偷偷装进口袋,以防哪个做了叛徒,报告了我父母,下次就不要再想着夜里出门,来看露天电影的好事。
       他在我们村庄算是比较出众的小伙子,在他20岁那年,他家里帮他定了亲,是隔壁村的姑娘,女孩很漂亮,相貌在我之上,我很欣慰,为他高兴。可是,不到一年,不知是什么原因,他和那个姑娘解除婚约了。他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没有人能打听到他解除婚约的原因,我为了避嫌,这个时候选择了疏远。他心里不知背负了什么?在那个炎热的夏天,他喝敌敌畏自杀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很难过,整个村庄为他哭泣。那个时候,寻短见的人很少,风华正茂的他,选择了这条路,没人知道为什么!他走了后的第二天,我去他家看望了他的父母,两位老人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茶饭不思,除了流泪还是流泪。他姐姐告诉我,说他铁了心要死,一瓶敌敌畏喝得净光。我听后,无语,难受。我想,一个人如果选择死亡,那就是他觉得活在世上比死更痛苦,许多求死的人心里一定都是有天大的委屈和解不开的心结。那段时间,我的心总是莫名地伤痛。
       后来,我每次看露天电影,就会自然而然想到他。曾经的露天剧场,无论是场地如何更换,没有预约,他的身影都会出现在我的视线。 然后,我们俩谁也不说话,我一边看电影,一边吃着他悄悄递过来的冰糖葫芦,还有马蒂,还有甘蔗,还有瓜子等等。
       今夜,星星依然,月亮依旧,我站在看台边,似乎丢失了什么!戏开演了,此刻,我却没有心情欣赏。无论我怎样期盼,今夜,他不会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